当前在线人数6109
首页 - 博客首页 - 风云榜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神来之笔!这些惊艳千年的诗词结尾你一定读过!
作者:fengyunbang
发表时间:2019-02-21
更新时间:2019-02-21
浏览:282次
评论:0篇
地址:74.
::: 栏目 :::

神来之笔!这些惊艳千年的诗词结尾你一定读过!


有一些诗词,前面几句或许平淡无奇,司空见惯,但是在结尾时却让人眼前一亮,令人拍手称赞,并且能让人在瞬间领会到了作者所想要传达的情感。

这就是传说中的“神来之笔”!

诗词君收集了一些经典的诗词,与大家一起赏析、品读那些惊艳了灵魂,也惊艳了时光的句子,感受他们当时的或动人、或惆怅、或豪放的情感。



和挚友相聚又别离,喜悦与惆怅交集,相聚时,发现好友与自己的本性都不曾改变,仍旧温暖,仍旧节气清高。分别时,即便惆怅不舍但也无需过度哀怨。
一如李白曾说的,“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既然人人都是天地间的过客,又何必计较眼前的聚散呢?

《临江仙·送钱穆父》
宋·苏轼

一别都门三改火,天涯踏尽红尘。
依然一笑作春温。
无波真古井,有节是秋筠。
惆怅孤帆连夜发,送行淡月微云。
尊前不用翠眉颦。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生命中我们与不同的人和物的聚散、得失的时候有很多,但得失两忘、旷达洒脱才是对待人生该有的态度。



有人说李煜是“被皇位耽误了的诗人”,这首词算是他的绝命词。
沦为阶下囚的苦难日子看不到解脱的尽头,回忆尽是痛苦悔恨,愁绪一如那滚滚东流,流不尽的春江水。

《虞美人》
五代· 李煜

春花秋月何时了?
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
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当拥有时就该全力去珍惜、去把握,这样在失去以后才不至于愁绪万千,夜不能寐。



时至中年,收到入京的诏书,自然以为实现政治理想的时机到了,李白极其兴奋,立刻回到南陵家中,与儿女告别, 最后语出惊人,一如我们熟知中豪放的他。

《南陵别儿童入京》
唐· 李白

白酒新熟山中归,黄鸡啄黍秋正肥。
呼童烹鸡酌白酒,儿女嬉笑牵人衣。
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争光辉。
游说万乘苦不早,著鞭跨马涉远道。
会稽愚妇轻买臣,余亦辞家西入秦。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即便我们的梦想与才华因为种种原因还暂时无法实现,但始终要坚信自己并非胸无大志的、平平无常的“蓬蒿人”,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灯、月、烟火、笙笛、等交织成的元夕欢腾,那惹人眼花缭乱的丽人群女,原来都只是为了那一个意中之人而设,倘若无此人,那一切就无意义与趣味。

《青玉案》
宋·辛弃疾

东风夜放花千树,
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
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
灯火阑珊处。

诗既写意中人,也写不被受用的自己,站在热闹人群之外,即便受到冷落也不愿同流合污。



无论是追求什么,都不要被短暂的不如意所折服,说不定下一秒就会有所收获,因为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诗人即便战败被俘,处境屈辱,但也绝不会因此叛变屈服,要让炽热的爱国之心永流传。

《过零丁洋》
宋·文天祥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正义的事业是需要志士仁人来开创和维护的,如果人人都能有一颗赤诚之心,世界将充满爱与美好。



妻子尚在世时,一切都那么美满,每天沉浸在幸福之中,但词人却毫不觉察,只道理应如此,平平常常,等到物是人非,只留追悔莫及。

《浣溪沙》
清·纳兰性德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
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
当时只道是寻常。

任何美好且幸福的事情都不是理所当然的,珍惜眼前人,珍惜易逝的美好。



经过一夜风雨,庭院中的海棠花应是凋落了才对,只是这伤春的复杂感情却无人能懂。

《如梦令》
宋·李清照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
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知否?
应是绿肥红瘦。

挫折、困难容易使人沮丧、低沉,但最重要的应该是拍拍灰、爬起来,重新绽放自己。




亡国之痛、漂泊之苦,深深切切,时间流逝得如此之快,而词人不知何时才能归家。

《一剪梅》
宋·蒋捷

一片春愁待酒浇。
江上舟摇,楼上帘招。
秋娘渡与泰娘桥,
风又飘飘,雨又萧萧。
何日归家洗客袍?
银字笙调,心字香烧。
流光容易把人抛,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时光流转,年华易逝,在美好的岁月中,要做最好的自己。







全文虚写相思之情,实抒郁郁不得志的“闲愁”,李煜的愁像流不尽的春江水,贺铸的愁是梅子黄时下不完的绵绵细雨。
《青玉案》
宋·贺铸

凌波不过横塘路,
但目送、芳尘去。
锦瑟华年谁与度?
月桥花院,琐窗朱户,
只有春知处。
飞云冉冉蘅皋暮,
彩笔新题断肠句。
试问闲情都几许?
一川烟草,满城风絮,
梅子黄时雨。

在春天这个多情的季节,抒发完因景生情的愁绪外,仍旧要笑对生活。






二十年后,词人重回旧地南楼,感慨时事,发现一切今非昔比,自己有所有关于时光的追忆,但却没有了少年时那种豪迈的意气。

《唐多令》
宋·刘过

芦叶满汀洲,寒沙带浅流。
二十年重过南楼。
柳下系船犹未稳,
能几日,又中秋。
黄鹤断矶头,故人今在否?
旧江山浑是新愁。
欲买桂花同载酒,
终不似,少年游。

趁着年华正好,很多想做而没做的事情,一一去实现吧,待往事只可回首时,愿仍无遗憾埋心间。


这些读完会令人惊艳的神来之笔,从不是简单的堆砌与铺垫,而完全是源自于诗人词人灵魂的创作,因为足够真实动人,才能流芳千古。
愿我们的生命也能有几番“神来之笔”,惊艳岁月,温柔年华。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Poetry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fengyunbang写信]  [风云榜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