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买买提练摊的
作者: skl
域名: blog.mitbbs.com/skl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41101000000 ~ 20141201000000


2014-11-12 20:36:12

主题: 我的黑五传奇
这些天我总是不自觉地兴奋起来,这种感觉对我来说已是再熟悉不过了,那个声音
好像
又在不停地催促着我,黑色星期五快来了!我知道这对我的血压不太好,我曾试图
控制
住自己不去理会,可是我做不到,因为它早已成了我在美国生活多年后落下的一个
不治
之症。

我把记忆的旧历翻回到2005年11月24号,那个九年前的不眠之夜,我独自一人驾着
车子
行驶在大底特律市郊的一座小镇里,我很快出了镇子上了高速,匆匆地奔向那个著
名的
黑五圣地BESTBUY。

算起来,今年已是我黑五的第四个年头,而每年我也只有在此时光顾这里,因为我
很清
楚,BESTBUY在平日没有真正好的BUY,但只要到了黑五,它一定会有最好的DEAL。

第一次听说黑五还是在搬来此地后不久从信箱里的广告上得知的,可惜发现时晚
了,已
经到了周六。此前由于我一直生活在中西部大农村,那里比较闭塞,自己住的大学
城里
面没有BESTBUY,因此从也未见过他们的广告。而省城里倒是有那么一家,去过一
次,
单程开车得要个把小时,其实远近倒无所谓,那时的油价便宜,每加仑只要八毛九
分钱
,记得一回我曾驱车一个多小时,去一家农场一块钱一只买回过二十只鸭子,连夜
宰杀
并处理干净,然后三块钱一只卖给校园里其他的中国同学。现在回想起这些,我不
免还
是会有些心痛,那时的我出国时间不长,多少还是带着些杀气,在这里呆得久了心
便越
是软了。 

路上的车十分稀少,四周一片白茫,在昏暗的路灯的映衬下愈发显得冷清。现在已
是晚
上八点,人们大都还在家里吃着火鸡,庆祝着他们的节日,而我却没什么人可一起
庆祝
的。老婆一年前由于工作原因已带着孩子去了加州,留下一个才买了没几年、想卖
却始
终卖不掉的房子,和独自一人守着个每小时十块钱的仓库临时工的我,我感觉我们
之间
心已离得越来越远了。她走后,我每天最怕的就是回家,尽量避免上楼。我不想看
到我
们曾经睡过的卧室,索性把被子从楼上搬到楼下,睡在了客厅的沙发里。我头一次
真正
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人去楼空,那不是真空,而是它里面装满了孤独。我几乎从不开
灯,
把暖气调到最低,这样每月可以省下不少。可即使不为着节省,炉火烧的再旺、灯
开得
再大,独自一人又有什么意思呢?我发现原来偌大的房间全都抵不上爱人那娇小的
身躯
,只有她才能将整个屋子暖热,只有她才能把我的心点亮。

我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起来,眼眶有些湿润,我使劲地眨一下眼好看清楚前方。不
远处
的撒盐车正忙碌地工作着,它不停地闪烁着黄灯,警告着来往的车辆,只有这种坏
天气
,才是人最容易跌倒的时候。车下隐约传来轮子滚过雪地时发出的吱吱响声,路面
仍旧
很滑,它处处暗藏着危险,我已见到有一部车子陷进了雪里。我下意识地把方向盘
上的
手紧了紧,象是牢牢抓着自己的命运,丝毫不敢放松。

自己过去的那几年就像行在这风雪里,它几乎失去了控制。2001年买房不多久便失

了,那时正好赶上了911,景气骤降,紧接着房市垮了,整个车城的汽车工业垮了,

职变得异常艰难。在初次被雷后的三年多里,一直都没能有个像样的工,只在猎头
的帮
助下找到一个六个月的合同,待项目结束便马上走人,后来我不得靠着过去端过盘
子的
“手艺”再次回到了餐馆,整日混迹在那里。中餐馆是个极易让人颓废的地方,除了

上的小费,其余的全都是负能量。如果你是一个读书人,那里永远都不属于你,你
只能
把它当成一根救命稻草,抓住后必须马上跳出来,否则你会很快沉沦下去。而我在
那里
一干就是整整两年,直到做了仓库保管员都不舍得把它丢掉,将几乎所有的晚上和
周末
全部耗在里面,被迫地做起了银行的奴隶,同时也赌气自己曾经说过的那句话,房
贷全
由我一人来承担。

往事不堪回首!去年的此时,老婆闹离婚,工作仍没有着落,房子租不出去,房贷
快断
了,还不得不从信用卡和朋友处借钱来周转。如今,除了老婆的问题,其余的都已
基本
解决。房子租出去了,不用再为房贷发愁。更重要的是自己找到了不错的工作,进
入了
一家STARTUP公司,负责医疗仪器的软件开发,真是久旱逢甘霖!我十分庆幸自己
的所
学没有过期作废,没有被白白地浪费掉,终于又可以继续为自己的家庭创造出财
富。钱
,都是钱闹的,这该死的钱,我曾经在心里无数次的诅咒它,可无论你如何地诅
咒,你
不得不承认,钱确实是个奇妙的东西,在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时它都是你的朋
友,你
可以去鄙视它,甚至视之为粪土,但千万定不要在没有它的时候鄙视它,那样它会

你越来越远。离开了粪土,你这棵生命之树里纵有再多的鲜花都终不能绽放。

车身猛地一摇,我走神了,是风,它很大很疾,尖锐地呼啸着从各个角落钻进车
里,仿
佛它也喜欢这车里的暖和。我发觉自己走错了路,盲目中不知不觉地跟着前面的车
子下
来了,便稍稍定一下神,赶紧从下一入口返回到原路。我在这座城市已经生活了多
年,
对周边的交通并不陌生,我不担心多走些弯路,可是今晚绝不可以,因为它将可能
使我
错过去实现那个只属于今夜的、盼望已久的心愿。 生活要是如此该有多好,我在
想,
知道错了便马上就能回头,可人生的旅途中我们总是行走在单行线上,总是站在陌
生的
分叉路口前,面对着抉择而彷徨不安。我们的时间不多,后面的车在按喇叭,所以
必须要
尽快做出选择。可我们常常不知对错,假如错了,将很少有机会可以迅速地找到下
一个
入口,甚至不得不付出代价去作一个 U 转,而我们又有多少U转的机会,可以让你
奢侈
地把过去的路重走一遍。

外面的雪越下越猛,我把雨刷档速放到了最大,但仍显得有些力不从心。我打开收
音机
,里面正播报着天气,风速每小时37英里,气温14华氏度,大约是我们的摄氏零下
10度
。 “好,真是天助我也!”, 我自言自语道,“有这种坏天气,今晚跟我抢丢的人一
定会少很多!”。我象要是志在必得,开始想象自己怀里已经抱上了那个久盼的东芝

记本电脑,但我很快便冷静下来,停止了那些无聊的想象。

我告诫着自己不要犯同样的错误,生活往往就是被一厢情愿的假设给毁掉的。我总
以为
自己已经起的够早,结果却总是事与愿违。头一年我清晨六点赶到,队伍已经绕场
一周
;第二年我临晨三点出门,门前已经站着百十号人;去年我干脆不睡觉了,半夜十
二点
便赶到那里,也只能无奈地排到三十以后。要知道那些最好的丢每个商场只有极少
限量
,不进头二十名根本不要去想。最终,我连一个超级丢都没抢到,铩羽而归。为此
我一
直耿耿于怀准备来年复仇,尤其是去年,我非常懊悔自己过于乐观,以致对形势产
生了
误判,当时我从餐馆收工出来真不该先回家换衣服,而是应该直接杀奔过去。我终
于明
白了兵无常势水无常形的道理,因为美国人民一年比一年穷,他们当中有越来越多
的人
和我的想法一样,越来越多双眼睛都在盯着同样的东西。

快到了,不远处BESTBUY那黄色的牌子渐渐地进入了我的视野,它高高地耸立在那
里,
风雪中依然是那么的醒目。我来了,BESTBUY,鹿死谁手,决战就在今宵!

…….

"几点了?", 我躬着身子慢慢地站起来,凑上前去询问我前头的小伙子。小伙儿是
位在
校大学生,烙印,长得挺黑,是只名副其实的黑鸟。它是黑五早鸟的简称,大家都
喜欢
这么自嘲。烙印是下午六点钟到的,我想那时大多数人家的火鸡还没烤好,所以他
理当
排在第一,而我比他晚来三小时却排在了第二,真是没想到,我暗自狂喜。“十二点

,还有六个小时。”, 他掏出手机看了看,又把它放回到袋里。这么算来,我已经

这排了整整三个小时队了。我向后舒展一下腰身,使劲跺了几下麻木的脚,伸出两
只僵
硬的手反复地揉搓着两个冰凉的屁股蛋子。那块石头真TMD冰,光看着它就心里发
凉,
它原是门前柱子下面凸出来的一小块水泥台子,正好可容下我半个屁股,让我能扎
着马
步在它上面小坐一会儿。它一直都在与我无情地作着冷热交换,隔着薄薄的裤子抢
夺着
我的热能,过一会我就不得不起身停止这种物理活动。

我的裤子很单,里面没有秋裤,我早没了穿秋裤的习惯,在零下二十多度的大农村
时既
是如此,因为老婆嫌总它难看,她把我国内带来的秋裤全部扔掉了。说起秋裤,据
说还
是斯大林当年的一个阴谋,他采纳一个生物学家的建议,在五十年代向新中国全面
推销
,他们认为中国人一旦养成爱穿秋裤的习惯,后代的基因就会被改造得怕冷,便不
再会
有要回那些被侵占的土地的想法。我想苏联人的阴谋在我身上起码是落空了,尽管
他们
不用再担心那些已经被正式划出去的土地,我不知道那是否与那些老革命后来都爱
穿秋
裤有关。话说回来,中国人什么时候有真正怕过冷,无论是红军爬雪山,还是朝鲜
零下
三十多度的严冬里的那些年轻的志愿军战士,他们可以埋伏在雪中一整夜,而在冲
锋前
的那一刻全部冻死在地里。也许有人会嘲笑他们傻,嘲笑他们外表猥琐,象嘲笑我
们这
些海外的索男一样无情地嘲笑着本民族的男人,其实他们永远都不会懂得,正是那
些土
的掉渣的男人,通过牺牲这个过程将自己的生命转化为能量为中华牌电池充了电,
我们
的民族自此注入了新的灵魂。今夜,我如他们一样承受着寒冷 ,我突然感到作一个

男很自豪,幻想着何时我们这些索男能够再次成为自己女人眼中最可爱的人。

我回过头去,身后已经聚起了大约六七十人的队伍,每一次回头,都能感到队伍在
悄悄
地增加。他们沿着商场外墙井然有序地排着,每个人都裹得严严实实,缩在椅子
里,露
出两只惊觉与贪婪的眼睛。后面不时有人上来挨个地询问你在等什么,好统计一下
以便
搞清楚某样东西是否还有希望。不知何时,队伍当中出现了一个大帐篷,我看到有
一根
长长的电线从里面拉出来,一个人正站在车顶上往路灯上接线,不久帐篷里便传出
了电
视的声音,凝结空气霎那间变得热闹起来。队伍仍在不停地向后延伸着,停车场也
不再
显得那么的空旷,后面一个好心的白人从他车里搬给我一把多出的折叠椅,还有一
个厚
厚的毯子。我终于可以真正坐下来,半躺在里面,我裹着毯子蒙住头闭上眼睛,在
不知
不觉中睡着了。

我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独自一人来到在湖边,湖边已有不少垂钓者,我想起来
了,这
是我以前常带儿子去的那家公园。我惊讶地发现湖水中满是缓缓游动着的金黄色鲤
鱼,
它们大得、多得似乎伸手就能抓到。我跑到商店买来鱼竿和网子,却被告知这里需
要鱼
证,我记得老婆那里有,上面还写着我的名字,便赶紧跑回家取,可等我拿着鱼证
匆匆
赶回来准备大捞一把时,公园已经关上了门。我很着急,挨家挨户地一路搜过去,
结果
所有的公园都大门紧闭。我开着车四处乱撞,正当绝望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了一
个大
湖,它比密歇根湖要大很多,一望无际,蓝天白云,金色的沙滩。我认出来了,那
不是
湖,是海,是太平洋。我向着大海用力甩出一竿,它带着我全部的期望在空中划出
一道
优美的弧线落入水中,我感觉它十分的沉重,使劲一拉,拉上来一条巨大无比的蓝

TUNA。海滩上所有的人开始跑向我,他们纷纷围拢着鱼并祝贺着,说这条鱼破了钓
鱼记
录,值一百万。这时沙滩上一个熟悉的身影向我奔来,是儿子,他笑着不停地喊着
爸爸
一下子扑入我的怀中,而站在他身后的,正是我那久别的妻子,她微笑地看着我,
一只
手牵着另一个男孩,他也叫了我一声爸爸。我十分的迷惑,不记得自己啥时候又多
出来
个孩子。妻对我说,回家吧,孩子们想你。我已顾不了那么多,把大的小的一起紧
紧地
抱起来,对他们说, “好,爸爸这就拿着这条鱼去换一间大房子,咱们一家再也不用

开!
”。

“喂,醒醒,快醒醒!”,我感觉被人轻轻地推了一下,便一下从椅子上坐起来,我

下蒙在头上的毯子,原来是电视台要来采访大家,他们的采访车已停在了跟前。还
好那
个女记者对烙印更感兴趣, 她看到我背过脸没有为难我,而是直接去采访下一个,

可不愿让老板在电视里看到我这副形象。不久,商场的工作人员来了,与往年不
同,他
们还带来了饮料和甜面圈慰劳大家,而我对他们手里的那些纸条子更感兴趣。快五
点钟
时,队伍已经绕到了商场的背后,两辆警车远远地停在那里,提醒着大家不要轻举
妄动
。此时雪已不再下,风也停了,空气与这热闹的场景一起变得暖和起来。我喝了口
冰凉
的果汁,心就像这甜甜的面圈一样的甜。我拿到了最好的DEAL,我把那几张条子死
死地
攥在手心,如同我渴望已久的工作,在四年后的今天终于盼来了。

当我推着满是战利品的购物车走出商场时,天光已经大亮,我擦了把额头上的汗
水,长
长地出了一口气。停车场仍有不少人一路小跑着奔来,路过时不忘看一眼我车里面
的东
西,我也曾象他们一样跑过。对不起,你们来晚了,我同情地看着他们,那些越是
看起
来急匆匆的,越是等到最后一刻才开始行动的人。别了,BESTBUY, MISSION 
COMPLETE
!我发动起车子,随着马达的轰鸣声一溜烟地向着工作单位驶去。

九年后的今天,我那夜的梦都已成真。我曾经相信,那条TUNA就是当时那家
startup公
司,它将挽救我的家庭和婚姻。两年以后,我还是离开了公司,虽然那时公司已经
做起
来了,而且正在讨论股份分配的事宜。但我不能再等,必须要做出抉择。一位朋友
向我
推荐了一首歌,《listen to your heart》,我听了整整一夜,最后终于来到了
加州。
我很快在当地找到了理想的工作,七年来首次在收入上超过了领导,直到现在。来
加第
二年,我原来工作过的那家公司被一家医药公司收购,但我从不后悔,因为那时我
们有
了老二。又过了两年,我独自贷款在弯曲买了新房,自此我们的整个家庭终于稳定
下来。

新的感恩节又要到了,我早已不用再为那些东西费尽心机,但我的黑五之心仍在蠢
蠢欲
动,我知道,那是因为我有一颗贫穷的心,它将伴随我一生。 每年此时我都会想,

该感谢谁,我想我首先要感谢的还是我的妻子,她的忍耐、宽容和无私的奉献;其
次我
要感谢我生活中帮助过我的那些贵人,是他们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刻出现,向我伸出
手来
把我从悬崖边拉了上去,否则我早已经跌得粉身碎骨。最后,我要感谢自己的孩
子,是
他们不远万里来看我们陪我们,让我们不再孤单,生活的更有希望。对了,还有我
自己
,感谢自己的坚强,因为人最终的拯救还是要靠自己。

我看着躺在我怀中的老二,她如天使一般,睡得如此香甜,那个梦里的男孩儿,何
时变
成了女儿?!

全文完

注:此故事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2014-11-10 23:28:40

主题: 老邱的自行车
昨天晚上看到了老邱发到网上的自行车,睹物思人,生出
一番感慨来。

那个经过巧手改装过的车子,前面一个白桶,后面一个白
桶,与车体的红色搭配很不协调,开始我想建议邱去把桶
也染成红色,这样看起来不会那么的扎眼,但我很快打消
了此念头,因为我不记得dollar店里有油漆卖,刷子倒是
有见过,所以project的主要花销还得去HD那样的贵店
买,这样算下来一小桶漆外加刷子包括税也得要七八块,
按1比10的汇率折算一下就是七八十个瓶子,如果单为了
好看而不能产生经济价值实在有些不值,而白也有白的好
处,它十分醒目,无论在繁忙的街道上还是黑夜里骑起来
都更安全些,它可以避免潜在事故的发生。

挺好的一辆车子,要是没有改装过该多好,我想。它本可
以前面载着老婆,后面坐着孩子,三人有说有笑在街头慢
闪着他们的幸福,可邱没有这些,虽然他十分想有。他只
能孤身一人,无数次穿行在不得不穿行的风雨中去领取面
包,在垃圾箱里搜寻着瓶子,在寒冬的雪地里艰难地一遍
遍画着他人生足迹,而那辆没有血肉的冰冷的自行车,却
成了他生活里唯一的最忠实的依赖和伴侣。 

想到这里我无法入眠,我想起了多年前带孩子去的某市一
家图书馆,在那里常常可以见到一个流浪汉盘坐在门前,
怀里抱着一台手提电脑旁若无人地盯着荧屏敲打着键盘,
我想那个流浪汉一定是被图书馆门外的电源和里面免费的
WIFI吸引来的。流浪汉很脏很臭,他蓬头垢面,老远便能
闻到飘过来的一阵阵令人厌恶的味道,还有不远处的装着
他全部家当的破旧购物车,里面也同样散发着浓烈的臭
味,以致我每次老远都得屏住呼吸快步走进图书馆。当时
我真的特希望他能从大家的眼前消失。果然没多久流浪汉
不见了,原来是墙上的那个电源被人加了个铁壳锁起来,
真是太好了,我暗自庆幸。但没过多久,流浪汉又令人失
望地回来了,我注意到那个电源的壳子已被人砸开,他把
线又接了进去。但最终流浪汉还是走了,自从墙上的电源
被人用水泥彻底封住以后,他便再也没有回来。现在回想
起这些突然觉得自己很残忍,那个电源也许是他世上唯一
能得到快乐的接口,却总有那么一些人想着把它给堵起
来。“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餘;凡没有的,连他所
有的也要夺去。”, 虽然我不信圣经,我还是不自觉地想
到马太福音里的这句话,这个世界真的是愈向底层就愈不
公平,然后便恶性循环继续掉下去。

我实不该拿流浪汉和邱相比,因为他们无法比拟。流浪汉
也许同样能在网上发表一些言论,但很难想象一个已经活
得不再像人的人还能有什么高论,也许他曾经是一个IT, 
有家有室有儿女,可如今他已一文不名毫无任何尊严可
言,象是漂浮在污水中的垃圾,任凭自己继续往下沉直到
彻底消失;而邱却截然不同,他有着邱少云般坚韧的意
志,以及对待生活从不放弃的乐观精神,他守住了自己没
有继续往下掉。邱活得有尊严,他与我们大多数人仅仅是
物质上的差别,或是一份工的差别,而他对人生和社会的
思考,他的精神世界远远超出我们许多。世上有许多捡瓶
子的人,尤其在中国,但捡瓶子的思想者却不多,我只看
到了邱。

人有时就是如此,你所处的轨道越低,你面对的竞争就将
越激烈,你向上的跃迁便更加艰难,这时往往需要借助外
力的帮助。看着邱这么有思想的人沦落至此实在于心不
忍,看到如此好的基因却因为娶不上媳妇而白白地浪费掉
实在令人惋惜。我想如果买买提能为他设立个什么捐助,
让喜欢他的网友或许可以尽点绵薄之力,以帮助他摆脱目
前的困境娶个媳妇成个家。我不知道我这种想法是否有意
义?当然这也只是我昨天看到他的自行车后突发的个人想
法而已,网友们包括邱同学千万不要对此文有什么误会。

其实我只想说,愿天下有情郎不再撸管儿!



BBS 未名空间站